2012年2月23日

《地球之賦:來自蓋婭的靈訊》之臣服於心

     
   
親愛的朋友們,

我是地球,是你們的根基。我透過你們的肉身承載著你們,我是你們身體的一部分,你們體內的細胞與我連在一起,攜帶著我的成長力與生命力。我的能量充滿盎然生機,連綿不斷地流經你們的身體。你的身體時時刻刻地提醒著你,助你覺察自己的內在本質及內在活動,它是你之感受與情緒的承載體。你的靈魂藉由感受與你溝通。對你們來說,穿越感受的層面,聆聽靈魂的聲音並非一件輕而易舉之事。你們已經習慣于透過大腦思維來面對、接觸生命,這完全與自然法則相抵觸。生命——你我之內的生命——誕生於激情與創造力,如果沒有與心、腹的連結,頭腦根本無法理解生命的動力。


上一章中我講述了靈魂之光如何從頭腦經由心靈沉入腹部,腹部是靈魂下沉的終點站。一旦靈魂之光沉入腹部,就會彰顯于你的人生、工作以及(親密)關係。你與靈魂的韻律也會越來越和諧一致,依循靈魂之聲生活已成了你的第二天性,這不再僅僅局限于思維及感受的層面,也已成為一種本能性的覺知。一旦靈魂之光如此深度地沉入你的生命體,內在的轉變就會自行發生,你開始自內向外地閃耀自身之光。


你的靈魂邀請你走上這一內在之旅。而目前這個時期也為你提供了走上這條路的機遇。這一時期,許多人都正在覺醒,這是一個加速轉變的時期,一個抉擇的時期。選擇自己,選擇在地球上接納自身那獨特的靈魂之光,就是選擇了自頭腦至腹部的下沉之旅。在這一下沉之旅上,腹部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這是你最深層情緒的根據地,你的激情、渴望、恐懼、憤怒與猶疑都居於腹部。你們中的許多人已經完成了自腦至心的下沉過程,與靈魂建立了連接,並敞開了心靈,正在尋找在物質實相中彰顯內心靈感的道途。我完全看到也感受到你們的尋找!在這一章以及後續的兩章中,我邀請你們踏上穿越腹部的內在之旅。這一章中我們討論位於心臟下方的脈輪:太陽神經叢(胃部)。接下來的兩章則討論臍輪與海底輪。



平衡的自我


太陽神經叢是你之地球人格——專屬於你的人格,也被稱作自我——的中心。作為人類,自我是你無法脫離的一部分。一個平衡的自我與心靈相連,並藉由思維與行動將靈魂的願望與衝動彰顯於這一物質實相,也因此,自我是靈魂與地球實相之間的鏈環。


許多宗教與靈性傳統都將自我看作是負面性的,不信任居於腹部的原始渴望,試圖消除或超越自我。我告訴你們,激情不僅對你們並沒有任何的阻礙作用,反而是使靈魂沉入地球實相的重要契合點。你腹部那火一般的熱情本就是為了能夠與靈魂相連,從而成為激勵人心的光之火炬。這一熱情之火蘊含著你的情緒、激情與渴望。你們的目標不是撲滅這一熱情之火,而是藉由心靈來引導它


宗教信仰自古就反對自我,你們的社會則有力地滋養自我。志向、成就以及外在認同在你們的社會中顯得尤其重要。對這些外在理想標準的強調與注重使你很難找到自己的路。在你意識到之前,那些基於恐懼的外在標準就已經主宰了你的思維與行事方式。比如,對成功的不懈追求就可能源自於 ‘本然的我不夠好’ 的深層恐懼,他人的肯定貌似能夠消除這一 ‘不確定感’,於是你開始依賴那些你無法掌控的外在力量。一旦你開始執著於外在價值,自我就可能變得專橫,你也與一切萬有失去了連結。這樣,就出現了一個 ‘高大的自我’,它竭盡全力以維持其所獲得的成功與地位。然而,與此同時,恐懼與不確定感卻正在蠶食你的根基。


自我之火可強可弱,你們的世界不斷地鼓勵你們要努力成為更 ‘偉大’ 的人,而與此同時,卻又鼓勵你們使自己變得更加 ‘渺小’。宗教信仰教導你們,你們都是有罪、渺小之人。社會則要求你們要做一個有成就、有吸引力、成功的人。對於大多數人的自我而言,有兩種不同的傾向混雜在一起,一方面傾向於虛榮,試圖使自己變得更加偉大;另一方面則傾向於順從,使自己變得渺小。從靈魂的角度來看,上述兩種傾向都不具有療癒性。無論你的自我是強還是弱,你於最深層面上都感到恐懼與被遺棄,因為你的自我沒有與心靈建立連結。在上述兩種情況下,自我都在真空中漂遊,失去了富有滋育性、帶來安全感的根基。


因為自我失去根基而引起的失落感,只能藉由 ‘與靈魂建立連接’ 來消除。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以及 ‘世界權力’ 能夠為你提供安全感以及必要的連結——為了能夠充滿喜悅與信任地生活所必需的連結。只有靈魂才有能力自內向外地啟迪、激勵自我,將其帶出孤獨。為了做到這一點,自我必需願意放下分別心並臣服於比它更高的力量。一旦你開始聆聽內心的聲音——感受的聲音,就開啟了你之自我與靈魂之間的大門。



聆聽內心的聲音


為了認知靈魂之路,有一點很重要:覺察與體驗日常生活中的情緒並檢視那些反復出現的情緒中是否蘊藏著某些訊息。一旦你開始覺察自身的情緒,並將它們看作信使,你就會以不同以往的方式對待自己。你們常常傾向於評判、逃避或壓抑自身的感受與情緒,在方方面面上嚴加約束自己。儘管如此,你的情緒時時提醒著你,提醒你那內在的渴望,希望被你看到、聽到的渴望,渴望更深入、更圓滿的人生,與他人有著意義深重的連結、充滿創造性的人生。


你們中的許多人對這一渴望具有矛盾的心態。一方面你聽到靈魂的呼喚,另一方面卻又壓抑它,因為這一呼喚邀請你去打破既有的安全保障、習慣及期望。你的靈魂邀請你挺身而出,為自己心中的真相而活。這可能會使你感到驚慌,你害怕放下舊有保障,害怕偏離常規,害怕與周遭環境產生衝突——可能的衝突。因著這些內在的猶疑,你們中的許多人徘徊在邊緣,不敢邁出那突破性的一步,向自己的真正目標邁進。


然而,生命之流不會息止,它推你向前,不斷地邀請你依循內心的聲音。使你真正邁出這一步的常常是危機,疾病、身心疲勞、失去工作、痛失至愛之人或親密關係的破裂等打破了你生活的安寧,此時,人生彷彿成了無舵之舟,你的自我——你的地球人格——被置於它無法掌控的力量的面前,不得不做出抉擇:抗拒還是臣服?


這一時刻,生命賦予你一個機會——對改變敞開大門的機會。在危機時刻,你於內在層面上可能會有突破性的進展。不過,這要求你放下對人生的各種期望與假設,並放棄那些你以為業已確定的事情。危機使你失去某些東西,與此同時,也為新事物創造空間。危機邀請你與最深層的情緒進行溝通,並保持臨在,全然地體驗這一情緒之流。這要求你有強大的內在力量,因為自我常常難以承受所發生的一切,它會去抗拒,驚慌不已,沉浸於恐懼與憤怒等情緒之中無法自拔。在危機時刻,你對改變的抗拒增強,而與此同時,你也被邀請於最深層面上放下抗拒,冒險地臨淵一躍。一旦你敢於毫不評判地跟隨自己的感受之流,生命就會將你帶到一個新地方,一個陽光明媚的地方。


藉由對出現在你人生中的事物說 Yes,對自己的感受說 Yes,對這一新的意識浪潮說 Yes,你就會在心與太陽神經叢之間開創一條通道。你會聽到靈魂的聲音,對在你之內湧動的深層情緒敞開大門,並以尊敬的態度對待它們。這樣,你會擁有一種意識覺知,它於內在與你那獨特的能量相調諧,而不再專注於外在的規則與標準。因著這一內在的調諧——調諧於你那獨特的能量,你將會走上新的道途。你將根據自己的感受——而非理性思維——來選擇前方的路。我所說的感受指的並不是那些不穩定的情緒波動,而是內在的喜悅,以及使你內心感到充實的靈感——它使你明曉哪些決定有益於你。



依心而行


‘讓心來抉擇’ 的意思是藉由內在那充滿寧靜的智慧做出抉擇,無需分析與判斷便知道 ‘這樣很好’。自我的角色不是做出抉擇,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彰顯你的抉擇。從表面上看,自我貌似比心更理智,因為它以理性思維為基礎,以常規標準為指南,以客觀知識為依據。自我不肯偏離已知以及可預測的一切。如果你將自己的人生完全建基於這些外在的影響,你就不是在真正地生活。你只是被動地活著,這樣的生活使你苦惱繁多,失去內在的安寧。


‘讓心做主’ 看起來似乎令人畏懼,而且有時你很難向他人解釋自己所做的抉擇。儘管如此,如果你希望將自己那獨特的靈魂之光彰顯於地球實相的話,這卻是唯一的路。一旦你勇敢地邁出了第一步,就會融入另一條新的生命之流,從理性之流躍入 ‘共時性之流’。‘共時性’ 這個詞指的是那些無需你的刻意努力便自行發生的事件,那些令人驚奇、積極正面的事件,比如在恰當的時刻遇到恰當的人,比如憑空出現的機遇。你所需要的,以及能夠豐富你之人生的人、事、物都 ‘偶然’ 出現在你的人生之路上,從物質性的角度來看,這一切都是無法解釋、不可思議的。


實質上,這一 ‘共時性之流’ 與 ‘靈魂的韻律’ 沒有什麼不同。如果你依從靈魂的韻律而行,便會在人生中不斷見證神奇。如果你認真地聆聽自己的感受,並不去強迫生命之流,能夠幫助你在這個物質實相中閃耀自身之光的人與事就會自行出現在你的人生之路上。這樣的話,你就可以 ‘少做一些’,更多地任事件自行發生。自我不再是舵手,它將生命之舟交由心來掌管。你的太陽神經叢開始接受 ‘心靈之聲’ 的啟迪與激勵,成為連接靈魂與物質實相的橋樑。


從靈魂的角度來看,偶然並不存在。你依心而行並因此而吸引來的美好事物,正是對你之信任喜悅想像力的鏡射。可以這樣說:你的靈魂站在天堂的邊緣,準備好擲給你各種各樣的珍貴禮物。問題是,你是否能夠接受這些禮物?你是否已然敞開心靈?頭腦是否足夠地 ‘空’?你是否能夠不帶期望地生活?是否為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感恩,即使你覺得自己依然缺少很多東西,希望得到 ‘更多’ 或 ‘不同’ 的東西?為了能夠任由你的靈魂引你前行,你就必須要臣服:冒險地臨淵一躍。


你們已經習慣於壓抑與掌控生命,許多人的太陽神經叢都存在著一定的問題,這可能體現為胃部的不適——因精神壓力或過度緊張而引起的胃部不適。你對 ‘掌控生命’ 的需求可能會導致 ‘自我’ 負荷過度,而且這一需求永遠不會得到滿足,只會導致緊張與不安。這種生活方式與 ‘信任與臣服之流’ 完全相抵觸,而信任與臣服正是感受靈魂韻律的必要條件。在靈魂穿越腹部的下沉之旅上,在太陽神經叢處,靈魂之光常常被某一過於活躍的強烈願望——它藉由隧道般狹窄的視野來設計人生——所阻障。通常,透過某一深度危機才能夠突破這一狹窄的視野。這並不是說,你必須要等待人生危機的出現才去聆聽內心的聲音——靈魂的韻律,只要你覺察到自己精神上的緊張與不安,就說明你的人生中存在著改變的空間。


如何才能擴展這一空間呢?如何才能創造空間以接納靈魂之光?我很願意為你們提出三點建議,就算指引方向吧。


1 認知與信任自己的獨特之路

要知道你的成長之路是獨一無二的。依心而行就是自內向外地彰顯內在之光。自我以外在世界的要求、期望與欣賞為引領,選擇自己的道途則意味著放下這些外在的動機,專注於真正的指路明燈:靈魂之聲。如何才能知道你是否已與靈魂建立了連接呢?與靈魂的連接使你心中充滿喜悅與靈感。靈魂之聲告訴你要相信內在最深的渴望與最狂野的夢想。與此同時,靈魂的內在指引也專注於如何將這些夢想與渴望彰顯於物質實相。在日常生活中,你會獲得越來越多的機遇以一步步地實現內心的理想。你不斷地面臨挑戰:你是否信任自己的獨特之路?在心與自我——基於恐懼對你發號施令的自我——之間你又選擇哪一個?


2 敢於臣服

要敢於臣服于心的智慧,要知道臣服本身就是一種創造力。你們有些人認為創造意味著將思想專注於某一特定的目標,然而,創新卻正意味著放下所有已知的想法或觀念。走出已知領域才會進入新領域。如果你以既有思想來吸引或創造新實相,就會局限生命的贈予。你常常意識不到自己正在以狹窄的視野分析與思考,因為你並未覺察到自己腦中那些限制性的觀念。真正的創造是對未知持開放的態度,不拘泥於某一固定的目標。要敢於面對未知,敢於 ‘不知’。臣服於心是對那些頭腦(尚)無法理解的事情持開放的態度,這種臣服不是 ‘被動地屈服于人生’,而是信任渴望與夢想的力量,並將它們從你的 ‘人之手’ 移交給 ‘靈魂之手’,帶著機敏的感受性,在感受之流的引導與承載下,輕鬆向前。


3 敬重靈魂的自然韻律

一旦你聆聽內心的聲音,跟隨自己的感受,並做使自己充滿喜悅與靈感的事,你就會覺知靈魂的韻律。有時,這一韻律有些難以依循,它幾乎總是比你的意願——作為人的意願——和期望——頭腦的期望——遲緩一步。通常,‘將靈魂的願望彰顯於地球實相’ 就意味著你要首先看到自己黑暗與恐懼的一面。對於你的人類意識而言,這確實難以理解。有可能在人生的某些時刻,你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與信任,就在你即將放棄的那一刻,才實現了內心的本初願望,這樣的事情並不鮮見。在靈魂的成長之路上存在著 ‘貌似’ 的彎路,不過不要忘記,渴望的種子一旦種下,就一定會發芽成長。如果你能夠理解與敬重靈魂的韻律,這一成長之路就會變得更加輕鬆與喜悅。要尊重這一 ‘遲緩’,它是靈魂成長之路的標誌之一。耐心是信任的一種形式,也是內在智慧的見證
 

© 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轉載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0zchn.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

Oribel Divine - Earth, Teach Me

吳金黛 - 綠色方舟 - 風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