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8日

《生命之喜悅:來自約書亞與瑪利亞的靈訊》之直面恐懼

   
  
  
親愛的朋友們,

我是約書亞。我與你們在一起,也很高興能夠與你們在一起。你們正為地球開創一條新路,這是一條內在之路,覺知之路。他人也將會跟隨你們,踏上你們開創的意識之路,在業已鋪就的道路上行走相對來說更容易一些,而你們則是征服未知領域,披荊斬棘的開道先鋒。


這就是你們的工作,或者說你們的使命,靈魂層面上的使命——你來地球輪迴前做出的選擇。這使你感到如此地幸福,少一點你都不會滿意。只有當你感到自己已踏上新的道途,且正在創造你之靈魂所希望創造的一切,只有這時,你才真正感到內在的充實,感到自己已與地球建立了深度的連結。


對於你們來說,不存在遷就、折中與從眾。你們已經選擇了要走與眾不同之路,做與眾不同之人。今天我們將具體討論這一點。


你們因此而經歷了無數痛苦——受拒的痛苦,不過,請提醒自己,你們也曾經體驗過喜悅與勝利感,體驗過意識上的突破,體驗過超越恐懼的愛。對於靈魂來說,這是充滿喜悅的時刻,儘管你生活在地球上,生活在基於恐懼的思想環境中,卻在靈魂層面上憶起了真正的自己。


這些勝利的時刻就是你的靈魂觸動地球實相,而你也因此如願以償的時刻。在這樣的時刻,在你因著自己的靈魂本質以及來地球的使命與初願而倍感充實的時刻,到底會發生什麼?當你的靈性與人性合二為一時會發生些什麼呢?那時,你將不再有恐懼,你完全地敞開自己,恐懼之聲將讓位給深度的信任與內在覺知——知道什麼對你最有益。


你們如此地渴望能夠時時擁有這一內在覺知與感受,因為充滿恐懼的生活使你們備受折磨。你心情低落,不舒服,不自在,基於恐懼的思維與感受本無法滋育你的身體與靈魂。它如毒藥一般漸漸地侵蝕、掌控你,又如泥潭,而你則深陷其中。一旦你陷入其中,就很難自拔,而且越來越難以自拔。恐懼的能量以及基於恐懼的思維已在地球上徘徊了許多世紀,它像烏雲或迷霧一般遮籠著人類社會,你們很難衝出其籠罩。人們在彼此之間尋找安全感,不知不覺中卻也滋助了彼此的恐懼模式。作為一個單獨的個體,對這一代代相承的集體恐懼模式說 No,並掙脫其束縛,需要相當的勇氣。


恐懼,或者說那迷霧,那恐懼思維之毒,現在依然不斷地侵襲著你們。你們已做出積極正面的人生選擇,選擇要依心而行,遵從靈魂的聲音而行。儘管如此,這條路並非平坦之途,過去的聲音,恐懼的聲音,時時侵入你的耳畔,說你的行為是沒有責任心的表現,說你不可以這樣做,不可以如此偏離常規,否則的話你會受到懲罰。而你也確實不止一次地受懲:家長或老師的懲罰,你的上司攔住你前行的路​​,而且在某些歷史時期這種懲罰甚至極具暴力性,看看以前那些異見者如何被宣判為異端者或異教徒而受到殘酷的懲罰。現在的你依然攜帶著這一切,攜帶著這些充滿痛苦的過去。如何才能消除這一烏雲,這一迷霧,這一恐懼思維的影響呢?首先你需要學著覺察自己何時正在恐懼的主宰下思考與行事,只有這樣,你才能放下恐懼思維,才能與恐懼拉開距離。其實,你們已經非常習慣於在恐懼中生活,自從出生的那一天起,你就被周遭環境灌輸了種種充滿恐懼與不信任的觀念,因此,你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處於烏雲或迷霧之中,這對你來說已是司空見慣,習以為常,是'正常'的現實世界。


然而,一旦你憶起真正的自己,一旦你開始覺醒,就會立刻體驗到恐懼,因為你感覺到只要你依循靈魂的聲音而行就會偏離主流。現在,讓我們來看一看走在這條選擇——在恐懼與愛,恐懼與靈魂之間選擇——之路上的你處於什麼樣的狀態?想像有迷霧漸濃漸重,迷霧中充斥著各種或強或弱的聲音,恐懼、擔憂、抱怨,還有你對自己,對人生以及人生際遇的各種負面觀念。讓這一畫面自發地展現,看一看你哪些地方依然有迷霧環繞,看看迷霧已經具體彰顯在你身體內部及周圍的哪些部位。


迷霧所在之處,正是你將與靈魂不相諧的觀念強加給自己的地方,你完全相信這些觀念的正確性,有時甚至認為相信這些觀念是對的。有時恐懼會戴上面具,偽裝成極其理智、品德高尚、深思熟慮的樣子,而究其本質,卻依然是恐懼。你們從小就被灌輸了各種各樣的觀念——被飾以 '美德' 外衣的觀念,比如必須要自律,必須對他人保持友善,必須要履行自己的責任,必須聽話,不要過於偏離社會,不要有異常行為,不要與眾不同,否則的話,你就是自私、怪異或不友善的人。 '與眾不同' 在你們的社會中成了禁忌。也可以這樣比喻,恐懼之霧已經以某種方式成為活生生的生命體,成為獨立自主的能量。這一能量被心存恐懼之人集體承載著,他們長期蒙受恐懼之苦,並將其思維方式建基於恐懼之上,與恐懼同步合拍。


想像這一能量的存在,它如一團暗霧或灰色的迷霧,徘徊不去,不肯自行消散。因此,當某一時刻,一個人站出來說:“我不再相信這一實相,迷霧之上就是蔚藍的天空,還有其他的思維方式存在”,這時,這個人就會感受到來自迷霧的阻力,他散射的光芒在迷霧中喚起一種黑暗的反應——迷霧的強化。這個人立刻感到自己是孑然一身,是孤家寡人,獨立無助。其他的人對其置若罔聞,他們緊附迷霧不放,不肯與這個人有任何干係,因為走出迷霧是世上最恐懼、最危險的事情。這是迷霧灌輸給人們的觀念,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迷霧如同催眠師控制被催眠的人一樣,控制著霧中人。


躍出迷霧需要相當的勇氣。我衷心地希望你們能夠讚賞、表揚自己,每一天都讚揚自己,為著你們的勇氣——敢於衝出迷霧的勇氣。一旦你開始走出迷霧,你的生活中就會有很多事情發生。請再看一看你的內在與周圍,看看是否依然有迷霧徘徊。迷霧可能會彰顯於你身體的某些部位,問一問你身體或氣場中的這些部位,什麼使你感到困擾,這一迷霧帶給你的又是什麼訊息?讓恐懼開口說話,這一恐懼的聲音都對你說些什麼?或者,你也可以將迷霧形象化,與此同時也認知這其實是多麼的奇怪。迷霧其實什麼都不是,你可以輕易地用手穿過它,它並不堅實。儘管如此,它卻如此地影響著你們,影響著你們的視野及意識覺知。


現在讓我們用陽光溫柔地照耀你能量場中尚存的迷霧,溫暖、輕柔的陽光緩緩地在你的能量場中漫延,使迷霧漸漸消融。觀想太陽在你的頭頂閃耀,它象徵著你那溫暖、明耀的靈魂之光,讓陽光照在你的頭上、肩上以及氣場中,並任其緩緩流經、充滿你的整個身體。如果你身體的某些部位阻止陽光的流入,沒有關係,不要強求,只要你知道這些阻礙的存在就已足夠。


目前,越來越多的人希望能夠突破充滿恐懼與壓抑的舊有意識場,地球上的集體意識正在經歷一個大轉變。儘管如此,你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路,脫離這一能量場——過去之迷霧——從來都是個人性的獨行之路。在人生中的某些時刻,你會直面那些極具壓抑性的能量,比如恐懼,比如你對自己、對自己的力量與品質的負面評判等。這是對你的挑戰:直面內在恐懼,一對一地去面對,面對黑暗——已成為你的一部分的黑暗。


在人生之路上與志同道合之人相遇會讓人感到喜悅與解脫,你們行走在同樣的道途上,而且你們這些意識覺知的先鋒也有可能會以某種方式互相合作,共同向前。然而,你要知道,你還是要單獨面對恐懼,突破舊有模式,走出迷霧。正是你自己那獨特的太陽的力量,你與自己靈魂的連結,你敢于躍入新事物的勇氣,將你帶到一個新世界,一個新的意識實相。一旦每個人都為自己做到這一點,就會出現一個新的意識場。那時,恐懼會越來越少,越來越喜悅盈心且機遇頻頻,人們之間互敬互愛,這個世界也越來越充滿陽光。然而,不要試圖在他人身上尋找這一切,要穿越自己獨有的狹窄隧道,走向自己獨有的解放。就此,我想再為你們提供一點小小的幫助,如何才能認知內在的恐懼之聲呢?如何辨識它與靈魂之聲、愛之聲的區別?


恐懼之聲充滿喧噪、波蕩與不安,且常常藉由思維與理智來運作。恐懼在身體層面上可能會表現為緊張不安,極少處於放鬆與臣服的狀態,肌肉緊張,呼吸淺而急……你腦中縈繞著許多充滿恐懼的念頭,它們常常披著聰明與深思熟慮的外衣:“你應該這樣或那樣做,否則的話會發生意外;小心,這樣或那樣做很可能會導致失敗;要謹慎,要隱忍,要自律。”各種各樣以 '美德' 為掩飾的建議其實都是恐懼的聲音。恐懼使你變得無力無助,一旦你處於恐懼之中,外在影響就會鋪天蓋地般向你撲來,各種令人惶惑的外在衝擊不斷地在你身上施威,並試圖主宰你的心智。心智是一台極具價值的儀器,不過,一旦它受控於恐懼,就會出現一種電流,它始於頭腦,繼而進入你的整個身體,使你失衡。它不斷地製造你身體上的緊張與不安,使你持續地處於一種精神緊張的狀態,並逐漸習以為常。


對於許多人而言,這形成了一種持續性的基本精神壓力。有的人在酒精、毒品或其他暫時使人感到安寧的事物中尋求籍慰,有的人則試圖通過睡眠、墜入愛河或成為工作狂來獲得解脫。你們經常想要擺脫這種緊張不安的感受,並為此在外在世界中尋找藉慰,尋找某一使你擁有片刻安寧感的事物——即使你明知它是虛幻與暫時的。你們如此地深受恐懼的折磨。


然而,當你在恐懼的掌控下生活時,你是可以覺察到的。你的身體會提示你,你頭腦中那使你思緒繁雜的電流,試圖以理性思維掌控人生的願望,焦慮與擔憂,這些都是恐懼。只要你覺察到這些,就能夠搖醒自己。當你意識到自己正處於迷霧之中,要提醒自己,迷霧總會試圖維持其存在,不會自行離去。你可能已陷入恐懼很久,卻絲毫沒有覺察到自己處於恐懼之中。因此,你意識到自身恐懼的那一刻,就已擁有極具價值的覺知,這時重要的是,不隨波逐流,不相信恐懼,不被恐懼催眠,專注於自身的內在之光——太陽之光,專注於你之靈魂所擁有的寂靜知識。靈魂的能量——心的能量——在感受上與恐懼是截然不同的。


剛剛我說過,可以通過其嘈雜與不安來辨識恐懼。而愛的聲音,靈魂的聲音,則充滿了寂靜與安寧,沒有絲毫的噪亂。此外,你也可以感受到,靈魂之聲來自於內在,是從內在深層傳出的聲音。從身體的角度講,這一聲音來自你腹部的寂靜之處,是一種翩然而至、對你毫不勉強的深度覺知;它如輕聲的呢喃,沒有一絲恐慌;它不命令或要求你,也不抱怨或責怪你。它更像是一種邀請,你感覺自己被邀請去從另一個視角看問題,被邀請去信任,去放下。你也可以將靈魂之聲形象化,比如一隻在你的能量——身體及氣場——中翩舞的蝴蝶,它有著典雅的色澤與纖柔的翅膀;你也可以將其想像成一個小精靈,或只是某一柔和的色彩。或許,對你來說,它更像是天使柔美的歌聲,也或許只是一種信任、希望與樂觀的感受——即使恐懼或周遭的人不停地帶給你完全不同的訊息。基本原則是:聽從內在那寧靜的感受。什麼使你內心最寧靜呢?你們有時覺得緊抓恐懼與自我不放會更容易一些,這彷彿使你感到安全,然而,實際上你卻感到非常勉強,深感窒息。真正的寧靜使你以更加開放的心態對待周遭環境,你明曉自己並不確知事情的緣由與發展,知道自己無法預測未來,但是,你全然地信任,全然地活在當下。你不再試圖預定未來,而是一步一個腳印地穩步向前。


© 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轉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045f.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

Oribel Divine - Earth, Teach Me

吳金黛 - 綠色方舟 - 風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