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2日

天堂來信#4349 終歸,你是誰?/ 選擇陽光

After All, Who Are You?
Heavenletter #4349 Published on: October 21, 2012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after-all-who-are-you.html


天父說:


儘管我們都是一體,沒有你我之分;儘管我是一,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你和所有人是一體。世界上的種族千姿百態,蔚為大觀,世界上存在著多樣性,存在著合一性也存在著獨特性。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卻又兩兩不同。沒有兩個人的想法一致、經歷相同、長相一樣,沒有哪個人是另一個人的精確複製品。在眾多與你的經歷、想法等等方面有差異的人群中,你找到了自己。通過發現與所謂的其他人的差別,你看見了自己。隨著對其他人特性的覺察,你開始了解自己,就像是你以兩個角度看圖片,在一個角度,你看見了某個畫面,而另一個角度,你看見了不同的畫面。圖片並沒有改變,仍然是原來的那張,但是你看圖片的角度帶來了變化,對圖片來說,它始終如一。


以一個角度來說,所有事情都是矛盾對立的,而另一個角度,存在著合一,唯有合一。合一是根基,對立是大廈。曾有過這樣的說法,合一猶如深海,而二重性與千差萬別​​的變化是深海激起的浪花。個性便是浪花,隨波起伏。人類藉此成長,覺知以它的需求生長。合一就是不變的深海,只有覺知變化,實是實,虛是虛。


每件事都勾勒著你的模樣,差異知會著你的獨一無二,一切都真相大白,也因差異,你得以被分辨。相對的世界有多對立,和諧統一有多浩瀚無垠,變化有多豐富多彩,然而,當一切達成圓滿,合一留存,而差異消逝。


可以說對立的世界是你生活的肉體,你的物理形態是你的肉體,然而,你不只是你的肉體。同樣的,物理層面比它呈現的更美妙,它描繪的是世界的一面,面面的集合就是合一。


合一就是萬物,萬物的根本。脫離根本,變化難以存活,脫離根本,變化無法存活。變化能存在於哪裡?合一就是變化站立的舞台。


變化是種幻象,是你參與的一次比賽。


可以說,你正繞圈奔跑,而合一留在原地。合一便是圓心,變化就是圓周。而真實情況是,沒有圓周,獨有合一。將片面置於合一前對我來說是多餘的,但沒關係。片面並非合一,而是來自合一,每件事每個人都是合一的分流。在合一里,沒有衝突,在合一里,沒有對立。整體比部分的集合更圓滿,在真相的現實中,也就是合一裡,並沒有分區。


以上全部就是合一的含義,表面上萬物是由許多事物構成的,但仍然是個整體,存在著唯一的上帝,也存在著合一。你是表面上正在周圍奔跑的渺小存有,但你並不是一個渺小的存有,只是在你眼中看似如此,我作為上帝時,留在原地,在你心裡時,我在周圍奔跑,依舊我們是一個整體。甚至沒有我們,只有一,那麼你認為你實際上曾是誰呢?



翻譯:路路
校對:煙熏、xiyangyang
轉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efd710101a0n5.html
-----------------------------------------------------------


堂來信#4343 選擇陽光

Choose Sunshine
Heavenletter #4343 Published on: October 15, 2012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choose-sunshine.html


天父說:


觀想一種豐富多彩的生活,觀想一種你再不用擔驚受怕誠惶誠恐的生活。生活中可能會發生同樣的事情,意外事故帶來的陰影不再匯聚你的心頭。


觀想一種你前進時不必戰戰兢兢的生活,觀想一種自信的生活,為什麼不呢?為什麼要自尋煩惱呢?為何要慫恿它呢?你的恐懼並不能阻止事情的發生,恐懼從來就不是種威懾,它可能就是種吸引器。


不要讓恐懼像位受邀的客人似的,為什麼事前事後就一定要固持恐懼?無所畏懼並不等同於魯莽。橫穿馬路攀登樓梯時需要謹慎小心,生活也是這樣,不要總看著身後那正在迫近的可能被你稱之為厄運的事情。


我不曾要求你要多勇敢,我曾要求你不需在意什麼勇氣。當那種稱之為麻煩的事情到來時,它不用恐懼的幫助就能找上你。如果勇敢意味著無懼,那麼,那些情況下,就勇敢點吧,勇敢的生活就如同公園裡的一次漫步。拋開恐懼,它們不屬於你。


世間有千百種恐懼,或許更多。超越恐懼,選擇自信之門,選擇寫著良善和仁慈的大門。成為那門,成為你自己心靈的入口。顫栗於愛,規避恐懼。


你或許會覺得恐懼是種普通的感覺,恐懼或許普通,然而它沒啥道理。你最好不要有恐懼,不要固持它,恐懼不會籠罩你。選擇陽光,陰影不會照耀你。如果你打算活在太陽光之下,陰影無法照耀,它們僅是陰影而已。


讓我照耀你的路,讓我將我的光照耀你。我不止是個緩衝器,讓我成為你的緩衝器。假設你有位保鏢,把我想像為一個保護你免受恐懼的人。愛是你日常生活中的麵包,恐懼可不是塗沫你生活的黃油。將光照向恐懼,你會看到它不過是一個窮困陰暗的馬屁精而已。讓太陽、月亮和星星進駐你的生活,讓它們成為你生活的主要動力。讓恐懼離開,將恐懼拋到你身後。恐懼是障礙,不是你曾認為的朋友。


要正確對待恐懼,是你去嚇唬恐懼,而不是讓恐懼來嚇唬你。


你讓恐懼在你身上盤桓,即使是無名的恐懼、一般的恐懼,甚至是對恐懼的恐懼。拋開所有恐懼,恐懼只不過像是你自己創造的,對它們自身而言,恐懼什麼都不是。


你傾向於認為你是現實的,為你的生活全面創造恐懼的現實在哪裡?或許你曾思考過你無可選擇。那種認為你無可選擇的想法其實是一種充滿恐懼的思想,因為你是你思想的決擇者。不選擇恐懼,丟棄它,已知的或未知的恐懼都不要,將你所有的生活視為你的朋友。


生活正催促著你向我趕來,因為我就住在你的心間。和我在一起,恐懼到哪裡容身?恐懼是個純粹的乞丐,然而恐懼卻將自己裝扮得像位勇士,讓你相信自己在它的掌控之中。恐懼什麼都不是,一個純粹的陰影的陰影,一個假想的陰影。恐懼產生質疑,將恐懼的陰影放到你的身後,恐懼不是要管控你。


中譯:xiyangyang
轉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efd710101a0ra.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

Oribel Divine - Earth, Teach Me

吳金黛 - 綠色方舟 - 風的顏色